奧巴馬資料圖
  中新網8月11日電 香港《大公報》11日刊文稱,美國經濟向好,奧巴馬的內政外交環境依然糟糕,美國的全球戰略佈局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。雖然眾議院議長博納獲得授權起訴奧巴馬只是一場政治秀,但奧巴馬的確迎來了嚴苛的黨爭內SD記憶卡鬥考驗。如果說,奧巴馬救經濟還是可圈可點,其外交成績單卻難言及格。這也難怪,奧巴馬顧內難以靖外,顧此失彼亦符合辯證法的基本規律。
  文章摘辦公室出租編如下:
  美國“重返亞洲”要遏制中國崛起的步伐,而且將亞洲盟國視為制衡中國的利器。從現實觀之,日菲走得太遠,而且有將美國拖入新的太平洋戰爭的風險mSATA。美國不得不支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,似乎更像是為日本所綁架。日本借力美國一步步擺脫美國主導下的戰後和平機制,朝著正常國家邁進。
  東北亞形成了中韓對日格局。美國傳統盟國韓國和中國走得更近。其他亞洲抗癌食物國家更擔心中美在太平洋的博弈傷及自身。因而,美國的重返亞洲和亞洲再平衡戰略,很難稱得上成功。
  中東是美國的傳統戰略區域,但伊拉克賣屋戰爭的確讓奧巴馬政府視為畏途。從奧巴馬伊拉克撤軍、利比亞干涉讓歐洲歐盟充當先鋒,到敘利亞只說不做,奧巴馬的中東戰略已經在歐美世界失去公信。及至伊拉克遜尼派極端勢力坐大,成立所謂伊斯蘭國威脅什葉派伊拉克民主政府,美國甚至無奈要用宿敵伊朗去破解伊拉克亂局,這讓美國中東盟友以色列寒心。此番以色列在加沙地帶啟動“護刃”行動,也算是對美國失去信心,以至美國國務卿斡旋巴以衝突的和平努力,根本沒有受到以色列的重視。
  在美國傳統的戰略利益核心區,歐洲的烏克蘭亂局亦彰顯奧巴馬歐洲外交的短板。克裡米亞地區脫離烏克蘭融入俄羅斯,等於是對美國最大的侮辱,也是奧巴馬與普京博弈的轉捩點。在馬航MH17航班空難前,雖然美國糾集歐洲盟國對俄羅斯嚴厲製裁,但俄羅斯不為所動,歐洲國家三心二意。俄羅斯成為美國最難控制的新敵人,而且奧巴馬對付普京的辦法不多。相比之下,奧巴馬還有兩年時間,普京還有機會和下任美國總統對博。
  畢竟,在美國重點的戰略利益區間,美國主動控制的能力在減弱。隨著後奧巴馬時代的來臨,奧巴馬內政上的掣肘更多,外交上會有更多麻煩,戰略痛點帶來的焦慮更深。(張敬偉)  (原標題:港媒析美戰略深層焦慮:奧巴馬全球戰略紊亂失序)
創作者介紹

手機吊飾

im34imzd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